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明 >

秧塘机场鲨影再现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   浏览次数:

  走进这片曾经被战火焦灼的土地,迎面而来的是一座张着硕大鲨鱼嘴的飞机形状纪念馆,面对长长的跑道,如同时刻待命的战斗机,一触即发,冲向天空

  纪念馆左侧是树林茂盛的鸡公山,美国飞虎队当年的指挥所遗址就隐藏在半山腰一个岩洞里。

  岩洞口上方,“飞虎队指挥所旧址”巨型摩崖石刻吸人眼球。岩洞口下方一块突兀的石头上,镌刻着陈纳德将军遗孀陈香梅女士手书的“陈纳德将军观战石”题字。据说当年陈纳德将军经常坐在这块大石头上,叼着烟,看着自己的伙伴驾驶飞机起飞和降落。右侧有陈香梅女士手书的一首诗:“将军一去,大树飘零。壮士不还,寒风萧瑟。”几许悲壮,几许无奈。

  山脚下,跑道旁,几架飞机静卧着秧塘机场当年是如何建成的?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天动地的故事呢?

  家住鸡公山后小山头村的九旬老人龙福旭,当年曾服役秧塘机场做养护兵。他回忆道:“秧塘机场最早是李宗仁看中并先修起来的。”

  群峰环绕,东西峰丛形成天然屏障,南北方向开阔延伸,易防守、难轰炸的秧塘机场作为华南要冲,战略意义相当重要。

  “修跑道时,先铺上大块片石,后铺碎石,再铺沙石,120个人拉着12吨的石碾,一层层压实。工程看似简单,但工作量我们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的人都受不了,没有哪天不起几个血泡的,压伤手脚是常有的事。”龙福旭叹道。在条件如此恶劣的环境下,不少民工失去了生命。

  一次又一次扩建,引起日军注意。家住店头村的周边息老人回忆道:“当时鬼子的飞机常来轰炸和扫射,民工就躲进附近山洞或壕沟。机场周围山头和山脚都设立了高炮和高射机枪阵地。”尽管如此,还是有不少村民被炸死。周边息说:“当时我们有个信念,希望尽快修好机场,让飞虎队打鬼子飞机,大家知道有生命危险也没有一个人逃跑。”

  三次大规模扩建后,秧塘机场初具规模,占地100公顷,成为飞虎队在中国战区的核心基地之一。

  美国退役空军少将斯泰林尔回忆过往曾十分感慨:“很难想象,千百万的中国民工,是如何用赤手空拳铺筑建设了世界最长的跑道,B-29远程轰炸机就是使用这些跑道轰炸了日本本土。”

  龙福旭老人记得,最早到秧塘机场的飞机是广西空军的双翼战斗机。第二批来的是苏联志愿队的飞机。美国飞虎队是第三批,1942年来的。飞虎队来到后第二天,就打落了日机好多架,还放爆竹庆贺。”

  随着他的记忆大门打开,一场空中激战浮现眼前:战功赫赫的飞虎队移机秧塘机场后,立即投入备战。翌日凌晨,预备警报突然响起,飞虎队队员们紧急起床。敌机已飞向桂林,飞行员立即起飞临空迎战。

  指挥官尼尔下令飞虎队机群分作三批,在不同高度构成立体纵深的空战态势迎敌,由陈纳德制定战术。

  日机刚刚飞临机场上空,飞虎队战斗机便迅速向敌机扑去。其中一个机组陡然爬升,穿过敌人战斗机群,直奔轰炸机飞去。另一个机组紧跟射击,最后3个机组合力围剿。激战结束后,飞虎队进行清点,21架敌机被击落11架,2架中弹逃遁;飞虎队损失2架。

  桂林上空首战首捷!当时的桂林《大公报》这样报道:本市“六一二”激烈空战,重创敌机,市民闻捷,群情鼓舞,市街人气蓬勃,俱欣欣有喜色

  1944年春夏之季,日本集结在华主力,悍然发动“打通大陆交通线”的豫湘桂战役,也就是以“摧毁美国在中国的重要空军基地”为首要目标的“一号作战”。

  1944年9月,桂林市实行第二次紧急疏散。陈纳德下令引爆桂林机场,不让日军有修复的可能。

  家住秧塘店头村的周七苟老人回忆起当时参加秧塘机场埋弹的经历:“当时我们是8人一组,在跑道上挖坑。为了达到破坏效果,要求坑要挖到两米多深、一根扁担那么长。被巨大石碾和飞机反复碾压的跑道坚硬得很,很多人的手掌虎口都被震裂。”

  坑挖好后开始埋炸弹。“那炸弹很大很大,抬不动,我们就将炸弹滚到坑内。”同时,营房、修械所、油库、电台等都埋上了炸弹。

  秧塘机场的引爆,地动山摇。当时在场的美国记者西奥多怀特写道:当晚,四处一片震耳欲聋的雷鸣声,条条火柱冲天而起,爆炸引起震荡撼天动地从未见过那样一幅猩红而炫目的夜景。

  60多年过去了,飞虎队的老战士没有忘记他们曾留下无悔青春足迹的故土,中国人民更没有忘记他们。

  自1987年以来,飞虎队老战士及其家属和朋友相继到秧塘旧址参观考察,重温历史。2007年,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提出修建“飞虎队遗址公园”的设想。2009年,美国飞虎队桂林遗址公园动工。2013年3月,美国飞虎队桂林纪念馆主体工程竣工。记者看到,占地250亩的美国飞虎队桂林遗址公园,纪念馆、飞机跑道、山洞指挥所、军营、训练场、临桂文化展示厅、广场等基本设施基本完工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